恐怖神秘特輯Vol.11 皿屋敷阿菊怪談(下)

就讓我們繼續來說說阿菊的故事,除了奪走她的心的主膳老爺以外,阿菊遭受周遭冷漠對待。孰不知她將會因她的分神,而招致厄運…

相關文章:

還沒看過前半部分的故事嗎?請點擊上述連結閱讀喔。

番町皿屋敷:嫉妒心、殘酷和復仇的故事(續篇)

夜晚躲起來大哭一場之後,阿菊就認命地跑去清洗那一個又一個寶貴盤子。但阿菊的腦海裡始終揮之不去那晚的經歷,那天主膳緊緊將她擁在懷裡。就在她心不在焉的那刻,突然有一隻大貓偷跑進來,打算偷走盤子上頭的魚,跳上了盤子。阿菊見狀,不禁驚慌,只不過打算趕走那隻貓,卻不小心手滑,將手上拿著的盤子弄掉了,本來好整無暇的盤子如今卻成了碎片。

番町皿屋敷:嫉妒心、殘酷和復仇的故事(續篇)

啪啦一聲。

阿菊的臉色瞬間嚇得蒼白。最糟糕的是,被阿菊最不希望被看見的人目睹了這一幕。

阿菊,妳看看妳作了什麼好事!妳這個愚蠢的傢伙!

砰的一聲

啊!

主膳如他之前所述般暴打了阿菊。

老爺,不要啊,我求您放過我!

站在主膳旁的夫人冷眼瞪視阿菊,並說道:

她闖出如此大禍。賠上自己的命都不夠。應該切腹自盡…

我才不管之後會如何!現在,我只想要好好教訓她。我告訴過妳,這些盤子何等之珍貴。妳居然把盤子摔碎了。

一拳又一拳不斷地落在阿菊身上

主膳對阿菊不斷地拳打腳踢。

不要啊,求求您,放過我吧。我知道我做錯了。

阿菊在主膳的拳腳揮舞之下,好不容易擠出的一字一句。

真是可惡至極!」主膳難忍怒氣,拔出腰側佩刀,揮向阿菊。阿菊極力閃躲,嘗試用雙手護著臉。

刀起刀落

啊~~~~~~」尖銳的刀鋒從阿菊的右手腕劃過,斬下了阿菊的中指。

滾!妳給我滾!我不想再看到妳這張臉!

啊哈哈!!啊哈哈哈!」只剩下夫人的陰險笑聲迴盪著…

刀起刀落

事情發生得太過突然,阿菊一剎那墮入絕望的深淵。她只感到傷心、疼痛、還有驚慌失措。她簡直無法相信這些事情居然發生在她身上。


當主膳離開之後,阿菊根本無心處理傷勢,血淋淋的手撿拾地上那一個又一個碎片。其它婢女完全沒有伸出援手,無論在事發當時或收拾殘局那時,每個都袖手旁觀,有人甚至還冷言冷語。

真是大快人心啦!本來就應該要這樣,她就這樣下地獄吧。

阿菊用著她沒了中指的手,數著盤子。

一個…兩個…三個…四個…五個…」就這樣,夜晚過去了。

唉唷~好可憐唷,她瘋了呢。

阿菊不斷地一次又一次重複數著盤子,盤子上滿是她殷紅的鮮血。

六個…七個…八個(抽泣聲)…九個…(抽泣聲)老爺…少了一個盤子…九個…主膳老爺

我不要變成跟她們一樣。阿梅已經很慘了,就連阿菊也變成這副德性。我不想再繼續待在這裡!

就這樣,某個夜晚,有一個婢女打包了所有家當,偷偷溜出了這間大宅。

而後來,也沒有人留意到阿菊消失了,她平常所在的地方找不著她一絲一毫的蹤影。

從水井那頭傳來的聲響

撲通一聲

從水井那頭傳來的聲響。

什麼聲音啊?

主膳被聲響吵醒,爬出被窩,走出房門,往水井那前去。突然有一個蒼白的藍色身影飄出。

妳…妳…

主膳回房取刀,再走回井邊時,那身影早已消失。

我明明看見…。夫人!妳在哪?

我在這裡。

妳可不可以去看看阿菊在哪?

夫人交代一班僕人和婢女去找阿菊。但無論他們怎麼找,搜遍了整間大宅,都找不到她。

我們找遍了整間大宅,翻遍大宅的每個角落,都找不到阿菊。

聞此,主膳就放心地鬆了一口氣,他心想阿菊已經離開了這間大宅。


但是怪事並沒有就此結束…


自從阿菊失蹤之後,每晚井邊都會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。

一個…兩個…三個…四個…

該死!我聽到詭異的聲音!誰快點來救我啊!

老爺!您怎麼了?

那口井啊!你快去看看那口井!有人在那。

…五個…

啊啊啊啊!

六個…七個…八個…九個…

哇啊!!

老爺,那裡沒人啊!

怎麼可能!一定有人在那裡!你沒聽見那聲音嗎?那聲音…阿菊?是阿菊的聲音嗎?

主膳再次走到水井邊,伸長脖子望向井口。他居然看到了阿菊的身影。她的臉色蒼白,嘴角滿是鮮血,她的右手也是血淋淋一片。而且,她的雙眼冰冷,滿懷怨恨的眼神凝視著主膳。


這裡少了一個盤子…老爺…我的老爺啊!!!

哇啊啊!!!好恐怕啊!!!嚇死人!!

老爺,你怎麼了?」夫人問。

主膳拔出腰間的佩刀,「妳這該死的妖怪!

手一揮

唉啊,好危險。

再揮

老爺,你冷靜點。你這是做什麼?

不斷地揮舞著手上的刀

啊!妳這該死的女人。

啊啊啊~~好險好險…

刀起刀落

我的老爺…主膳老爺啊…

妳敢!!

主膳不斷地揮舞手中的刀,企圖斬殺眼前的幽靈

啊!!

夫…人…夫人??我的夫人啊!!

我…我…死不瞑目啊…

最後,死於主膳刀下的身影是他的夫人,而不是阿菊。

夫人在主膳的懷中含恨而死。早已錯亂的主膳拔掉插在夫人身上的刀,對著空中不斷揮舞。見狀的僕人和婢女個個驚慌失措,紛紛走避。一個又一個匆忙打包,偷溜出了大宅。此時,只剩下一個婢女還留在現場,她走向主膳身旁,對他說:

主膳老爺,阿菊已經不在這裡了。夫人也走了。現在就只剩我和你,只有阿稻我留在你身邊陪著你。

阿稻慢慢地接近主膳。主膳終於看見阿稻的存在時…

啊!老爺,我的老爺!我愛你啊!主膳老爺!

Bloody Hand

當主膳再仔細細看阿稻身影時,他看見她的右手滿是鮮血,還不見了中指。當他抬頭,打算看清她的樣貌時,他看見的是口吐鮮血的阿菊。

不要啊!啊!走開!

我的老爺…我…愛…你…主膳老爺…

住手啊!!離我遠一點!!走開!!

老爺…怎麼辦…少了一個盤子啊!!!我少了一個盤子啊!!主膳老爺…

妳妳妳!阿菊!該死的!妳給我走開!不要靠近我!

唰!

啊啊啊啊!老爺!!我恨你!

哇!!!啊啊啊!!唉呀!!阿菊…原諒我!請妳原諒我…一切都是我的錯…對…沒錯!都是我的錯!不是!是妳們的錯!不對!是我的錯!!對不起!!啊啊啊啊啊!

主膳突然坦承一切是他的錯,還大笑出聲。雖然不知道他這樣做是否有任何幫助。就在此時,酒井藩主經過青山大宅。他走進了大宅,看見此番此景。

官方來說,應該要立刻將此人逮捕治罪。但就太便宜他了,應該留著他這條小命,別讓他死得如此痛快。讓他此生嘗盡此番折磨,好好地承擔自己曾犯下的罪過。

酒井藩主語畢,望向水井。在井底他看見了阿菊,阿菊也回望他,並微微鞠了個躬。

故事結尾

根據酒井藩主的手下旗本所述,青山主膳已被摘除所有職務,還被囚禁親戚家中。而青山一族原本與上層社會的良好關係也就此中斷。最後酒井藩主去找了個和尚。

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。

為何事?

你能否為我走訪一趟青山大宅?在那裡,有件事需要你的幫忙…你去到那裡,就會知道是什麼事了。

和尚來到了青山大宅。他在滿是蟲蛹和枯葉的廢棄庭園內,發現了兩具女屍。他還聽見了一股淒楚的聲音從水井裡頭傳來。

這是…

和尚將2具屍體放好,誦經超渡了她們。然後阿菊就從井裡頭出來,用那淒厲悲傷的聲音說:

嗯…一個…兩個…三個…四個盤…

阿菊嘴角滲出了血水,面露痛苦。一邊望著和尚,一邊數著盤子。每每數到第9個,她就會說少了一個,接著就淚流滿面,再重複數盤子,一次又一次,一遍又一遍地反覆數著永遠少了一個的盤子。

和尚見狀,找遍了大宅,找到了那些破破爛爛的盤子碎片,將之拼齊,放入井裡,接著開口誦經。

阿菊小姐,第10個盤子就在這裡。妳可以好好安息了。

當他這樣做時,阿菊露出釋懷的笑容,她說:

喔!!太好了!!

接著,阿菊的靈魂逐漸消失。突然一陣香味籠罩了整個庭園,地上無數個蟲蛹瞬間破繭成蝶,化作一隻又一隻的黑色蝴蝶飛走了。

Black Butterfly was associated with Death in Japan

故事說到了這裡,阿菊皿屋敷的故事也差不多結束了。

為了安撫其他被殺的婢女魂魄,和尚在這裡建造了一間神社,負責超渡普渡這些枉死的冤魂。


完。

目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