恐怖神秘特輯Vol.9:半人半妖的轆轤首

轆轤首不像鬼魂幽靈般,那種完全虛無飄渺的存在,摸不著碰不著。轆轤首有實體,但肉眼幾乎難以辨別它是不是轆轤首,也不知它何時會變形,光天化日之下掩蓋它們真正的實力。今天就讓我們一同來探討轆轤首,平常看似一般正常人,就像吸血鬼那樣,說不定存在你我的生活之中。

相關文章:

轆轤首(ろくろ首、ROKUROKUBI)

轆轤首(ろくろ首、ROKUROKUBI)

轆轤首(ろくろ首、ROKUROKUBI)據說白天與常人無異,但當夜幕降臨,脖子伸長,飛起來的頭顱在外遊蕩。飛頭蠻的傳聞起源自江戶時期,起初所描述的是有一條白色的繩子連結著身體和靈魂之間(看起來好像是頭顱),而被誤解為伸長的脖子。因此,演變到了現在,就選擇了後面的說法,成為伸長了脖子的妖怪。

轆轤首的原型:漂浮頭顱

轆轤首的原型:漂浮頭顱

轆轤首在江戶時代造成轟動之前,古老的故事當中講述了一個漂浮的頭顱(頭顱完全和身體分離)。而這個故事最早開始被人們所談論,據說是1663年,一個女人的靈魂脫離了身體,而靈魂化作頭顱的形狀,在身軀沉睡的時候,飛翔於夜晚的天空。然而,這故事沒有提到頭顱是否真的和身體完全分離了,只描述到一個男人撞見空中飄浮的頭顱,而那男人持劍追趕那飛來飛去的頭顱,所以,故事中並未看到或描述到,沉睡的身軀是否為一具無頭身軀。

到了後期的故事中,轆轤首比漂浮的頭顱更受歡迎。轆轤首被形容成一團薄薄白白的蒸氣從她的胸前升起,整個籠罩了她的頭顱,漸漸擴散伸長,宛如逐漸伸長的脖子一樣。

海外相關故事的影響

由於故事發生於日本開放和中國、東南亞國家通商貿易的時期,人們認為最初出現的飄浮頭顱是受到了這些國家的影響。後來,日本在江戶時期實施了鎖國政策,故事才逐漸演變成轆轤首。

在中國有一個妖怪,稱之「飛頭蠻」,字面上的解釋為頭會飛的野蠻人,頭部脫離身體,耳朵變得像翅膀一樣,喜歡吃昆蟲。另外,還有一個妖怪名叫「落頭氏」,和飛頭蠻相同,頭顱脫離了軀體漂浮於空中,只是沒有翅膀般的耳朵。

印尼的Leak妖怪

許多東南亞國家也有類似的妖怪,例如印尼的Palasik、 Kuyang和Leak、馬來西亞的Penanggalan、泰國的Krasue。不同於轆轤首,這些妖怪的頭顱還連著血淋淋的內臟。它們飄盪來去,找尋新生嬰兒的蹤影,欲吸取他們的鮮血。在泰國極似Krasue的雄性妖怪稱之Krahang,和菲律賓的Manananggal很類似。身軀的上半身和下半身分離,長出巨大的翅膀,就像蝙蝠的翅膀一樣,演變至今,現代的Krahang身軀不再分離了,就只是雙手裝上竹篩,會飛而已。

原因:疾病或因果報應

原因:疾病或因果報應

在早期的故事中所描述的飄浮頭顱並沒有完整脫離身軀。由於某些疾病,睡覺時靈魂脫離了身體,旁觀的人會看見靈魂就像飄浮的頭顱一樣。大部分的故事中所描述的主角都是女性,但在蕉齋筆記則出現了男性。該名男子聲稱,這種疾病在他的家鄉下總(現在的千葉縣)十分常見。

後期的故事中開始描述轆轤首會有一圈瘀痕。而在吉野山的某些村莊,村內所有村民無時無刻都戴著圍巾。到了江戶時期,有些故事說轆轤首實際上是一種疾病,裡頭舉了一個吉原藝妓的例子,她的脖子在她睡覺時會伸長,雖然沒有很長。據說是因為睡覺時,在心靈完全鬆懈之下,脖子就會伸長。

還有很多故事當中指出,會導致頭顱飄浮或成為轆轤首,皆屬因果報應。在許多東南亞故事當中,帶有內臟的飄浮頭顱的出現,源自人們修練了邪惡的法術,遭法術反噬,使得它們自己變成噩夢般恐怖的生物,施法詛咒,將邪法煉製的特殊液體擦在脖子上,如特殊的油或某種生物的唾液等等。

在日本的江戶時期,流傳了一則怪談,一個旅館的老闆,他曾經為了偷取財物而殺了一個女人,後來他經營旅館維生,生下了一名女兒,女兒一出生就是轆轤首,女兒後來嫁給了一名僧侶。女兒和僧侶同眠共枕的夜半,女兒的脖子伸長,頭顱化成一名女子面容,對僧侶訴說她的怨恨,僧侶嚇得失魂。愧疚的僧侶才向旅館老闆緩緩敘說前塵往事。原來和僧侶私奔的女子,中途病倒,纏盤用盡的僧侶結束了女子的生命。後來還俗的僧侶才入住了這家旅館,喜歡上旅館老闆的女兒,兩情相願結為夫婦。面對表明一切的僧侶,旅館老闆也對僧侶說起了他曾經幹下的壞事,而如今因果報應在他的女兒身上。旅館女兒因病過世之後,僧侶再次踏入佛門,為了他妻子和曾經虧欠的女子建造了「轆轤首之塚」的墳墓贖罪。

小小觀察

有趣的是,這些妖怪幾乎都出現在東方故事或東南亞的故事,不過南美的Chonchon就曾經出現過類似奇聞。而重點是,故事中的妖怪們在白天都過著常人無異的生活。相較之下,西方故事中所描繪的幾乎都不是飄浮的頭顱、也不是活人,而是無頭幽靈漫遊郊野。

唯一比較像正常人生活的存在就是吸血鬼了,和普通人一樣,卻畏懼陽光,或許也可能只是怕被人發現他們的存在。但又有誰會知道這些存在的起源是什麼?說不定都是同一個,因後來受當地信仰等影響,漸漸演變成我們現在所知的各種各樣的存在。

目次